Site Loader

LOCATION

Rock Street, San Francisco

   月影婆娑,菩提不语,伴我醉落于天际,徒然情深何如缘浅。叹一世炎凉,是谁用三千情丝,饶我一世痴狂。挥笔研磨,却难以谱写你风情旷世。    已经的,如今的。亦如昨日烟云悄然褪尽,百花争妍,回眸远眺,阿谁人儿,那些所熟悉的事儿,都以悄然落幕,来来去去,走了不应走的路,记了不应记的过往,就如许,跌跌撞撞迷醉于尘凡中,那些欢笑,那些欢愉,宛如沙漏般于心间,    想要留住的人儿却宛如彷佛风儿不肯留痕?尘凡纷饶,情以何堪,爱以何释,我以浩大天穹为营,以苍茫大地为牢,背一世执念陌伤, 百转千回后,转尽我命里情劫于静默微笑时豁然本身,而后笑着说,你过得还好吗?    那一夜,你是此岸的篝火,若隐若现。我将 你捧在手心,作为三生的痴念。    那一天,你是锦时的才子,翩翩玉立。我与 你相约其间,作为终身的开端。    那一刻,你是风中的胡蝶,东奔西跑。我陪 你相望桑田,作为昼夜的相伴。    怀一颗禅心,系一缕情思,我诉愁肠今难忘?你站在那里,我遥望那里。    江山多娇,佳丽如玉,从素未蒙面,到瞥了一眼。我便置信,我们的相遇,毫不是稍纵即逝。彼苍给了你风情旷世的眼眸,却未曾给以我擦肩而过的光阴。放不下面前的镜花水月,记不清梦里的此岸烟花。而你却一声保重,挥手间我已成陌路。    夜静的恐怖,不星星也不月,漆黑的夜,闭着眼睛静静地倾听,倾听来自于黑夜的 安谧和痛苦悲伤,人说,这世界上不无缘无端的爱, 也不无缘无端的恨! 那末,我是怎样爱上你的呢, 这份痴迷与留恋,又是从何时开始的呢? 弹指间,如琴声悠扬,如泣如诉, 让滔滔尘凡为之呼吁,为i之仿伤感。    心无间,如高山流水,如梦如幻, 让烟雨尘凡之中的情素如斯相依。全国风波出我辈,一入江湖年代催。是是非非,太多的难以分辩。 真真假假,太多的难以确定。    阅读激扬的笔墨,流入眼眸,在心灵游走弥漫。 站在此岸,淡淡地看着流年似水般的逝去, 默然转身,寂静落泪。 当梦已破裂,当意气消沉成为配角,鹄立在茫茫人海,迷失了标的目的, 等不到要等的人,看不到要去的标的目的, 望不见离开的路。这一刻终于在流离转徒中理解, 有些事,没法强求, 有些人,没法捅有, 有些爱,不克不及割舍, 有些梦,没法完成, 有些念,只是贪图。 繁荣声削发为僧折煞了众人, 梦偏冷展转终身情债又几本, 浮屠塔断了几层断了谁的魂?痛直奔一盏残灯倾塌的庙门, 雨纷纷,泪纷纷,百劫历尽执卿手,万缘今后不精心。?r沉浮月里,经历了世事沧桑,尝到了人生五味。 多少次回首凝睇,只不过是徒增哀痛,醒来后惟独梦,惟独脸上散落的两行清泪来诠释这深植骨髓的绵绵心意,只管这只是甜蜜的,有点让我不知所措,是我太过于痴迷于你,仍是光阴流逝的太快? 残破的篇章,还来不及续写,就被你所甩掉,面对如斯的残美,谁还记得我已经的欢颜呢?    夜,又是夜,闹哄哄的。    一天的污秽在这一刻将被洗刷清洁, 我不渡人渡苍生,只求渡这一世的情,桃花树下拈花轻笑,惹了尘凡的心,又怎能静心苦读这一卷经伦。佛渡人渡苍生,却没法渡我这份痴痴的等候悠悠的情,那些情绕着檀香的经殿徐徐拂来,木鱼声乱了几回节拍。那些痛苦悲伤在胸腔徐徐的升腾,心若不动,就不会如斯痛苦悲伤,而心又怎样能真的清净? 我跪在佛前摇动所有的经筒,不为超度惹了谁的尘凡,只为寻你指尖一痕暖和,闭目呢喃。任佛珠在指尖轻轻扣响,低叹, 如花美眷不过是众人弹指一挥间留下了骗我的感喟,纵使赶山填海亦没法与你的心海里酿成悍然不顾的缅怀!

Post Author: admin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